2005年5月13日 星期五

剛左搖滾後記

現在回頭再看我翻譯【剛左搖滾】這本書的那段期間像是一場夢境。一場我精神狀態幾乎完全投入進去的狀態,每夜每頁的逐字斟酌、翻譯,隨著書中的故事忽而大笑忽而掉淚,然後到了凌晨再拖著疲憊的身體睡覺,我想我對翻譯作業其實會有某種偏執的情況出現,會一直想要不停的修改直到我自己覺得滿意為止,但這往往跟截稿時間是相衝突的,編輯會希望快定稿,但我卻還想再改。

其實那時候看到書出來時,會有種亢奮的狀態,然後讀著譯稿會為書中主角悲劇性的遭遇不自主的掉下淚來,這種狀態大概過了一個月後才慢慢消失,老婆常常覺得我很奇怪,幹嘛老是在看自己譯的書,難道翻譯的時候還看不夠嗎?

我無法回答,只有微笑。

3 則留言:

kashmir 提到...

正在讀剛左搖滾的我,看到譯者您的自況,這種情境倒是有生頭一遭。謝謝你讓我有幸拜讀此書中譯本。

Sappho's Playground 提到...

點名你寫【最喜愛的五個作家】喔!

南瓜皮 提到...

很好看的書 , 但附贈回函的神秘cd究竟是什麼內容呢....很懶的寄出...我猜想是bangs的歌曲吧?